被遗忘的人Demo

分类 Alternative
发布 2018 年 10 月 4 日
播放次数

0


喜欢

0


街声成就
  • 编辑推荐

播放

红色的砖 黄色的花 混浊的水 无果的田
生锈的刀 干瘪的网 播种的人 远方的烟
紧掩的门 深锁的肺 墙上的脸 一面一面
模糊的天 空荡的街 酸腐的味
阿嬷讲 南风leh透
咱赶紧来走

你看满天ê海鸟一阵一阵ùi北方飞去
你看满地ê蜈蚣一只一只爬上我身躯

啊~啊~啊~
被遗忘的人啊
啊~啊~啊~
被放弃的城啊

村陌之中的雾 仍弥漫
你我之间的河 早已泛滥

孩子还不懂事,只是拿香跟着大人们拜。

那是1920年起台西村就有的「拜溪王」习俗,每年农历的7月16日,村民们就会挑着扁担,装满三牲、水果,全村老小一起到浊水溪堤防旁祭拜溪王,祈求风调雨顺,盼浊水溪不要溃堤成灾。

隔河相望,南方就是六轻的烟囱。

这曾是一个富饶的村落,以种植西瓜闻名,但渐渐的,西瓜田变成只开花不结果,渔民的渔获量也逐年减少,与此同时,他们却成为了全台湾癌症比例最高的村子,就连堤防的生态,也发生了变化。

在《返乡的进击:南风,证言剧场》中,台西村民蔡惠珍阿嬷说了这样的一段话。

「过去堤防都有一群群的海鸟,我散步经过时有时兴起,就会故意出声吓他们,然后看着一群海鸟飞上天的壮观。」

「可是慢慢的,我发现海鸟消失了,差不多同时,我一眼也失明了,因为眼睛跟脚都不方便,我变得很少到堤防散步,但每次,只要想起我们台西村民未来的命运⋯」

她哽咽著,仿佛鼓起全身勇气般,吃力地说出:「我就会想起那些,消失的海鸟。」

孩子再也看不见海鸟,本来还能在村里自在地玩耍,但现在,只要南风吹起,村里就弥漫着酸腐的气味,居民们也急着把孩子赶回家并且紧闭门窗,小孩子坐在家中地上,百般聊赖,只能看着墙上的黑白相片,那是阿公、是阿伯、是爸爸⋯

在《返乡的进击:南风,证言剧场》中,村民许春财说,他的父亲跟大哥都因为癌症过世,他自己也因为癌症开刀,好不容易保住性命,他掀开上衣,露出长长的疤痕说:「这只蜈蚣,已经跟着我六、七年了⋯」

一群群的海鸟飞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只的蜈蚣。

孩子不懂这些,他不懂为什么西瓜田不再结果,为什么海鸟不再停靠在他们村落,为什么,原本健康的家人,却一个个成了墙上的黑白相片。

也许还要再过几年,当他拿起香祭拜溪王,抬头望见那些烟囱时才会明白,溪王管得住河水,却阻挡不了空气,自1998年起,这条溪对岸的六轻,早已连续泛滥了20年。

这就是我们的新歌《被遗忘的人》,除了希望你们喜欢,更希望的是,你我都能记住这些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