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我的家(旧作)

分类 Folk
发布 2017 年 12 月 11 日
播放次数

0


喜欢

0


播放

下了北二高复兴路把这里分成两个城市
左边是衰老的三峡右边是远雄的大房子
拐过国庆路绕过豪宅踏进好威武的第三公园
金钱和公务员的气味把谁给抛在了后面
水果行的水果和顾客通通腐败了一半
对街的高楼没有人耕种也不需要年年春和巴拉松
龙埔里已经被征收了四次只剩下工厂老人和孩子
溯著横溪往上游没有港口只有死狗和三角涌

三峡三峡谁的家
亮亮还没有长大
亲爱的你别怕
三峡应该会好吧
三峡三峡下雨啦
乖乖还没长大
亲爱的你别怕
三峡应该会好吧

这里的人没有那么好相处也没有那么坏吧
当他们沉默的时候雾气轻轻地摇摆
观光客走进观光街买十个金牛角和一双鞋
祖师庙的香火是络绎不绝可是好像有什么正在不见
黄色垃圾车缓慢经过蓝色咖啡店的铁卷门
老板和他的孩子坐在椅子上有着不同的心愿
三峡的人们一天一天的老了
长福桥上一只又一只没日没夜的石狮子

三峡三峡谁的家
亮亮还没有长大
亲爱的你别怕
三峡应该会好吧
三峡三峡下雨啦
乖乖还没长大
亲爱的你别怕
三峡应该会好吧

2015年入居三峡,长福桥唱歌糊口至今,与朋友参与部分龙埔里反迫迁运动。〈三峡我的家〉于2017年夏天写成,在桥上曾以〈清水〉为歌名分享,致敬中国民谣歌手李志〈热河〉,副歌曾是「三峡又下起了哀愁的西北雨,多情的人跟柳树一起凋零,如果年轻的你曾不得已必须路过这里,那么现在还有什么值得你回忆?」直至同年冬天重编,器材简陋,还请包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