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工一件

Singer / Songwriter ・ 一工一件

  • 播放次数

    0

  • 喜欢

    0

一工一件

两男

发表时间 2019-12-22

介绍

一天一件,台语叫做「一工一件」,两男乐团洞察人们多按照社会期待的步调,无意识的不断闯关,在春夏秋冬里各自嫁娶人事物,日常生活里的数位白噪音,成了安置听觉的所在,绚丽的视觉效果竟才能让人停下脚步。但两男不想一味旁观,目送青年丧失珍贵而敏锐的五感,所以选择用最贴近土地的台语来说话,在音乐中加入生活采集音效,让单曲循环的回圈,像日子一样去了又来,但不同的是,我们经历并懂得,散落的重要小事其实俯拾即是,一天能记住一件就好。

「琐碎的小事,累积了足够的力量,能让自己做出决定。」
盼透一工一件让人们不再轻易地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经过田调,发现台湾人大多不自己做决定,觉得让他人给建议,自己便降低决策风险,而两男想接住这样的惶恐与不为人知的焦虑,让人们不用再任由社会决定自己的步伐。这也是音乐最深层的隐性影响,当人们意识到生活细节、肯定自己的日常琐碎,进而发展出自己的生活风格,「一工一件」便像是一种台湾人柔软的觉醒。

...查看更多 收起

歌词

【一工一件 ─ 台语正字版】
词:严德钧
曲:王士榛、严德钧
演唱:严德钧

昨暗曝一领衫
橐袋仔幌出物件落伫涂跤
是一张皱襞襞的卫生纸
阁袂记挈起来的 逐工

等待 无奈 注射
虽然喙讲会惊疼 煞无喝声
四界走甲乌青积血一大鉼
阁用垃圾的衫倒咧拭汗
后来娶著渐渐皱去的生活

一件 一件 一工
一工 一工 一冬
一年 一年 过
亲爱的 毋通无原因死伫内底

一冬 嫁予 一冬
一领 换过 一领
一四界揣
亲爱的 规涂跤拢是 讨债的

时间 逼人 认命
虽然喙讲上贫惰 煞继续拼
读册做头路四界佮人争输赢
阁来就恬恬等欲嫁娶生囝
揽著麻痺的心 共这条路行到煞

风吹 云变 微微的烟
有缘 无缘 拢当做笑诙
一工 一件 小事就会使飞
无风 无痕 只䞐

一件 一件 一工
一工 一工 一冬
一年 一年 过
亲爱的 毋通雄雄著死伫内底

一冬 嫁予 一冬
一领 换过 一领
一四界揣
亲爱的 规涂跤拢是

一件 一件 一工
一工 一工 一冬
一世人揣
煞无看见 规涂跤拢是
亲爱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天一件 ─ 华语译文版】

昨晚晒一件衣服
口袋甩出东西掉在地上
是一张皱巴巴的卫生纸
又忘记拿起来的 每天

等待 无奈 注射
虽然嘴说会怕痛 却没喊声
四处跑到乌青积血一大片
再用脏掉的衣服躺着擦汗
后来娶了渐渐皱掉的生活

一件 一件 一天
一天 一天 一年
一年 一年 过
亲爱的 不要无原因死在里面

一年 嫁给 一年
一件 换过 一件
四处找
亲爱的 满地上都是 浪费的

时间 逼人 认命
虽然嘴说最懒惰 却继续拼
读书做工作四处跟人争输赢
再来就静静等要嫁娶生子
搂着麻痺的心 把这条路走到完

风吹 云变 微微的烟
有缘 无缘 都当作笑话
一天 一件 小事就可以飞
无风 无痕 只剩

一件 一件 一天
一天 一天 一年
一年 一年 过
亲爱的 不要突然就死在里面

一年 嫁给 一年
一件 换过 一件
四处找
亲爱的 满地上都是

一件 一件 一天
一天 一天 一年
一辈子找
却没看见 满地上都是
亲爱的

...查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