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拿下面具_浦浦

专辑 用一首歌,写下你的故事
分类 Singer / Songwriter
发布 2018 年 10 月 3 日
播放次数

0


喜欢

0


播放

走过人生的道路 说来有一些坎坷
要是没你 没有了我们 我想我们早已经干涸
从认识到熟识 一起啃食青春的果实
十年 经过多少夏天 多少个冬夜

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们不复从前了
我只想问 你却不出声 你的笑容底下藏些什么
你心中筑起的高墙 谁能够走进而毫发无伤 是我 不是我

我的朋友 你还好吗
你走向了陌生的地方 怎么看不清你的脸庞
我的朋友 我想挽留
自以为可以很洒脱 止不住难过
想要回到那段美好日子
能够一起笑 一起流泪 的生活

主唱: 浦浦pu
词/曲: 馆长Hao
编曲: 馆长Hao
混音: 浦浦pu

我的人生,只能用坎坷来形容。
 
而她的人生,似乎也差不多地过著跟我一般差的过往,经历相同的两个人,那些曾经,也造就了现在的我们。而我也一直相信着,就算那天没有并桌一起吃着师大夜市的卤味而相认,或许在未来的哪一个当下,我们还会再相遇,一样会成为形影不离的,生命般的好友。
确实地,我和她,就像说好的一样,从不认为有人真的懂我们的开心、懂我们的难过;会不约而同的喂食同一只流浪猫;排休或连假,必定会规划一场未知的盲旅行程,而且一定要一个人去,总喜欢拿着笔记本抄写让自己流泪的电影台词;也曾为了同一种男孩让自己受伤害,伪装了自己,戴起了谁也伤害不了我们的面具,而面具底下,是我们逝去已久的安全感。
 
 
​还记得,那是刚上国中的暑假吧!那时候,我到师大夜市去买鞋,刚好那天爸妈出差去了,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出门逛街了,只是那场雨真的有点大,于是我走进了一家卤味,那家的卤味生意一直都还不错,也不难猜到会与其他人并桌,一个人实在没什么好苛求了,只是第一眼见到她,脸很臭,同样也是一个人,我想大概也是刚刚被这场大雨吸引进来的吧!于是我不小心吃错了她的餐点,而我的粗心大意还不仅如此,买鞋的钱早花完了,她付了我的粗心大意,在回去的路上,我们聊了彼此,才发现,原来我们刚好准备上同一所学校、同班。
 
 
我们提早相认了。
​ 
 
其实也跟一般国中小女生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我们特别好,会一起相约买早餐,下课会一起去福利社,放学后会一起等公车,而她总是等我上公车后,我视线再也看不到她,才愿意走到对向去等公车,她的每一封简讯或通讯软体的讯息我都留着,而我旅行的时候寄给她的明信片也都依序躺在她的鞋盒里;我记得有一次,她帮喜欢的男生写考卷被老师抓到,自告奋勇地跟老师说是他自愿的,被学校记了一只小过,最后,那个男生根本在利用她,自己早就跟隔壁班的班花在一起很久了;那时候,她哭了很多天,我一直在她身边,我那时候跟她说,他不值得。
 
后来,她逐渐被班上的某些同学们排挤、霸凌,我很生气,站出来跟他们理论和飙骂他们的不是,而她没说什么,只是常常在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候常常掉泪,我能做的只是陪伴,但时间久了,渐渐地我越来越觉得,站在自己眼前楚楚可怜的她,只是她自己塑造出来的假象。
 
过去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也如同在干枯的大地上插秧,现在她就像自愿往地狱里走的人,自甘堕落,也许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她从以前就不太相信别人,在心里筑起充满荆棘且高大的墙。她总说我是第一个毫发无伤就能走进去的人,把我看得比她自己还重要。
 
毕业后,她还是常常到我的学校陪我等公车,只是偶尔会在对面看到哪个男孩骑着机车在等她,而她也不曾与我提过对面的男孩是谁,只说是朋友。后来,对面的男孩好像也换了,她也只是笑笑地跟我分享最近流行的指甲彩绘款式,哪种彩妆是当季流行的。说到底,还是那个戴着面具认识彼此的我们,原本还以为,曾为彼此卸下面具,真诚的面对彼此,但到头来才发现这只是假象,其实她只不过是摘下众多面具的其中一副罢了。我开始用一样的伪装,陪她聊著,陪她笑着,但心的距离,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