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梅鹿 Prune Deer

音乐人 台北市

  • 音乐

    0

  • 粉丝

    0

  • 关注中

    0

你已喜欢的歌曲(0)

话梅鹿 Prune Deer的歌曲

话梅鹿 Prune Deer

🚨‼️话梅鹿 《𝘼𝙧𝙚𝙣𝙖 𝙇𝙞𝙫𝙚》门票现已售罄‼️​🚨
谢谢各位的支持,1月28日 初七人日见!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我是幕后黑手曾铭(aka. Jimmy, TM),是新MV的导演,同时也是位新导演,所以大家不认识我也不要紧,还请多多指教! 这次想聊聊这次的两条新MV《小岳作山》及《空邮【待 取】》。

在说新MV之前,我想先说一下私事(跟话梅鹿四位,好像先说私事才是符合入场资格)。在去年的九月开始,我陷入一段情绪低潮,无形的压力与愁绪源自于一连串由自己掌权的拍摄计划及感情生活,好down。所以,本来上半年状态大勇的自己变得充满无力感,整个拍摄计划被拖得很晚才开始前期。而作为有创作强迫症的我,不论故事,拍摄,美感,后期,甚至文宣我都需要将美感达至一致才能放心。所以这几个月我就处于高压的状态,有苦说不出,怀疑自我,执行力比起往时变得很低,焦虑急燥。

(全文请到 FB|IG)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𝘙𝘦𝘤𝘰𝘮𝘮𝘦𝘯𝘥 𝘊𝘰𝘮𝘮𝘦𝘯𝘵 ────

串流世代降临有时,在这个“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听见世界各个角落的声响”的大时代中,我感受到我们在后摇滚这块乐风创作上延伸带来的深刻影响,能够遇见话梅鹿…

(全文请到 FB / IG)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2023.01.07 EarUp Festival

坤城:
新一年的首场演出完成!!谢谢抢耳音乐!!
对于演出的感受,就是立马就想再上台玩!

以前乐团的演奏力、音色控制也还不够熟练,所以不能把话梅鹿脑海的音乐100%的去呈现给大家,但相信现在的我们可以做到了!

今天的演出真的很爽,谢谢大家!谢谢全世界!

下一场就是专场演出,01/28 蒲吧见啰~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我是贝斯手阿凌,想聊聊这次的新单曲《空邮【待 取】》。

在说新歌之前,我想先说一下私事。我曾有一只猫,它的名字叫坚果,坚果陪伴了我两年半,在我工作时它总是费尽心思来骚扰我,无论是跳到桌上挡住萤幕、打翻水杯还是干脆电脑电源拔掉,花招百出。它一跳上来工作桌,我就会抱它到地上,叫它自己去旁边玩。我每次有烦恼时,只要紧紧抱住它,所有烦恼就会烟消云散。

坚果是只100分的猫,回家会马上来迎接我,也从没出拳揍我,午睡时会躺在我的肚子上一起睡,我很怕吵,所以它从小到大都不怎么说话。不幸的是,在《小岳作山》推出前不久,坚果因为疾病离开了我,我因此伤心了很久,生活几乎停摆,幸好有坤城分担,不然肯定要出天窗了。

(全文请到 FB / IG)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𝘙𝘦𝘤𝘰𝘮𝘮𝘦𝘯𝘥 𝘊𝘰𝘮𝘮𝘦𝘯𝘵 ──────── ​

上班和玩团能否两全其美?toconoma 告诉了我们一个肯定的答案,他们是来自日本东京的器乐摇滚乐团,团员平时都有各自的正职工作,但无阻他们对音乐的热情、持续创作,也是我们都十分尊敬的乐团(而且刚好贝斯手和阿凌一样都是餐厅老板)。

如果你目前正在梦想和工作之间徬徨…

(全文请到 FB / IG)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大家好,我是吉他手的城锋,想聊新歌《空邮【待 取】》。

我不想每次都是提及伤势,但是我的 2022 年也的确只有“克服伤患”这个漫长的大课题。

受伤到现在一年多了,右手还是暂时不能完全灵活活动。每天起床后第一个难题就是要绑好头发,对现在的我来说要将马尾绑到至中是非常难的事,外出的话干脆叫朋友帮忙再把它绑好。这事其实很微不足道,但这些微不足道不断累积下去,它的重量是会在内心形成沉重负担的。

没有办法,也只能接受这样短期间的残障。

我认为目前的状况,是正在“需要努力地学习做一个最基本层面上的人”,做了很久复健,它给我的意义不止于让受了伤的身体去复原,也在提醒自己:“你现在还未能成为人,但很快会成为的!”经过了半年复健,左手算是能应付日常生活,能吃饭能洗澡能睡觉。

之后呢?我还想…

全文请到FB /IG

…查看完整内容
发表歌曲・1 个月前
话梅鹿 Prune Deer

“没人说是没有后果的,但至少想做一次轰烈的事。”
"There are always consequences, at least we had a stirring moment. "


12月28日 故地重游

话梅鹿 Prune Deer
空邮【待 取】By Air (Pending)

…查看完整内容
话梅鹿 Prune Deer

𝘙𝘦𝘤𝘰𝘮𝘮𝘦𝘯𝘥 𝘊𝘰𝘮𝘮𝘦𝘯𝘵 ────────

城锋:“那时候还未懂音乐,但有《下雨的垦丁》陪我渡过青春;之后造了一些音乐,犹豫时幸好有《站在太阳上》陪我渡过低谷;最近经历了困难的一年,庆幸有《瞬间》支持著我。能够见证自己喜欢的音乐人不断制造新的惊喜,是我这个世代的福气。”

走在后摇创作的路上,横渡青春年华,台湾乐团甜梅号和昆虫白在其中占著不可或缺的位置。这次非常荣幸邀请到昆虫白为我们推荐新单曲,谢谢昆虫白。

(全文请到 FB/ IG)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