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击凡

音乐达人 广东

乐评人,资深音乐记者,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审,街声StreetVoice达人。

爱音乐的人都不会老,请到微信公众号“豁达音乐时代”(Huodamusic)找我玩!

…查看更多
  • 音乐

    0

  • 粉丝

    0

  • 关注中

    0

你已喜欢的歌曲(0)

王击凡的歌曲

王击凡

守夜人很多受欢迎的好歌,似乎都跟睡眠有关。失眠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无法跟你的失眠达成和解。所以,《舍不得睡(报复失眠版)》真的能让各位像我这样的失眠一族有所共鸣——有时候,不是睡不着,而是舍不得睡。“就是舍不得睡,让我抢回时间”,可能是因为在现实里失去太多,我们才想要让一天不要太快结束在深夜里,直到天亮才有睡去的动力。事情一般都有两个不同的角度,守夜人在街声独家上线的报复失眠版(配器好特别!),让我终于得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失眠”这件事。把每天stay清醒着的时间,变成一个良性循环,我们才不会再惧怕失眠。失眠,不就是类似于轻松快乐地跟小伙伴们呆在漫画店里看一整天心爱的书的感觉吗?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情人节当然要听写给情人的歌,LINION《Date with Lii
》歌里的“Lii”,其实就是你(你)。刚好今年的西方情人节,也是LINION的农历生日,这使得这首歌的正式版发行,显得更恰逢其会。《Date with Lii》的最初发想,是LINION在IG跟ChatGPT合作的情人节reels,最后误打误撞变成一首新的单曲,这或许就像世间爱情一样,不事先预设太多,反而有机会收获到更加多的惊喜。“Every moment spent with you, Feels like a dream come true”——能跟心爱的人一起共度某些特别的时刻,都是非常珍贵的回忆,就如同梦想成真。正如“梨农”本人所说:不管有没有情人,都有“梨”和你一起,欢庆这一天!始终认真在做好自己音乐的LINION,真的值得被更多人看见(BTW,我抢到梨农的彩胶啦!)。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画室The WLTZ这个Project,是“热写生”乐团曾立的个人企划的一个延伸,今年才刚成军(真的很喜欢这张怪猫咬牙切齿的封面)。画室对自己的画像形容,是“台北另类/民谣小队伍”,跟热写生大概是一体两面的存在,喜欢热写生的听众不妨也关注一下他们。不管是画室,还是热写生,都是在用音乐来给这个世界作画。即使曾立在歌里谦称“还没写过好听的歌曲”,但画室的音乐真的是不错听,我非常欣赏画室在音乐里天马行空的疯狂想象。“如何腌渍一座城市,封存还没发酵的故事?”失眠的时候听画室的《天快亮的街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逐渐变亮起来,真的有一种被疗愈的感觉。熬夜的人,一定很懂得这首歌的欲说还休。等到太阳出现,微微流汗的我们,就缓缓难过、慢慢清醒,接受自己的本来面目吧。祝愿所有勇敢的人,都能在结局熟睡,不用再看到天快亮的街上。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每一次听雨国的迷幻电子舞曲,仿佛就像是在盛夏的酷热天气里,吹着潮湿的风,淋了一场过云雨,浑身精神爽利。雨国总是会在他们的歌词里,加入对生命哲学的不同思考,《现在的你好吗》犹如穿越一个人的不同时空,用过去的“你”来追问现在的“你”。生命即使走向不同的方向,我们还是可以向分道扬镳的朋友,轻轻地道一声问候。倘若要用乐团界常用的代际标准来区分雨国的话,他们既不属于上一个世代,也不属于新的世代,而是介乎于两个世代的新旧交替(大概是最共生共荣的独特存在)。主音陈翰别具一格的词曲加上演唱,让雨国这些徘徊在独立摇滚与主流叙事之间的音乐,永远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味道。“我们下次会在哪?”但愿能在同个地方相遇,然后听着雨国的歌,再次回到当时初相识时的场景。现在的我,很好,也很想念你。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当年是透过青虫aoi跟林柏宏的合作,才认识了这个有趣的创作团体。《寄车demo》虽然只是寥寥几句的吉他弹唱,却尽显青虫aoi的创作功架。一个好的创作者,自然能从生活里最微小的细节,感知到能令大众深刻共鸣的事物。在共享单车上泪流满面、感觉无处容身的北漂族,大概也像这首jiche的歌里唱的那样,“往后的人生像走进了单行道,只能往前,不能重来”。不敢把自己在大城市的苦况,如实告知家乡的亲人,只能“假装我过得不算太坏”。即使“当时的我还不明白,等候我的是怎样的未来”,我们还是勇敢的向着自己的梦想进发了,哪怕头破血流,眼泪汪洋成海,也要找到自己的路。特别欣赏每一段落里,一半方言+一半普通话的匠心设计,有些是想跟父母讲的话,有的则是想跟自己说的话(青虫aoi太厉害啦)。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有一件事非常的妙,不管在广东唱什么风格的乐队,似乎都会哼Mover乐队的这一句“由我这里,到你这里”。身为一个Musician最重要的,就是要用音乐“折射心里,每一句字句”。坚持只唱粤语歌的Mover,即使在广东,也算是一个珍贵的异数。有不少本土乐队都是以国语歌为主,偶尔唱一两首粤语;但即使经历多次人员更迭,Mover却把唱粤语这个乐团传统,一直坚持了下来。听众与音乐人之间,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有乐迷表示:希望Mover能够快乐玩Band到九十岁,同时也给她一个当百年老粉的机会,“有人在坚持梦想,虽然很难,但就感觉:真好啊!”作为乐队八年前成军时的第一首歌,《Musician》代表的是乐队在最初出发时的“初心”:要努力成为用音乐把感动(Move)搬运(Move)到大家耳边的创作者(Mover)。即使在那么多年之后重新录制,那一份质朴的感动,依旧在《Musician》里可以被听见。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我想我们都很爱浅堤,所以等浅堤的新歌,才会等得如此焦急。暌违两年没有发片,走得不紧不慢的浅堤,终于开启了他们的全新章节。听完新歌《不要烦 Leave Me Alone》,感觉就像是浅堤用音乐做了一部自驾“公路片”,跟随着直白舒缓的音乐节奏,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步调。在跟自己来回讨论的过程之间,我们会变得更了解自己。为了不留遗憾,你可以稍微“不像大人”一点,放下过于理性的思考,不要烦,尽管去爱。根据主唱依玲的说法,这首让人变得更跟随直觉去走的心灵之歌,可能是属于2024年的《找自己》——我们不一定可以换到一个比从前更好的自己,但只要学会放轻松放下不安,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上一秒更自在的自己。听着小号的爵士乐,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只要你真的想去。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翻唱自Jerome Kern与Otto Harbach《Smoke Gets in You Eyes》,是已经听了成千上万次的那种西洋金曲,没想到Finn还能在上世纪50年代的老瓶里装上新酒,唱出属于当下这个世代的新意。抱着一把吉他自弹自唱,永远是Finn的音乐里最迷人的部分。从《我小时候是嬉皮》到《勉强的爱》,从三十世代过渡到四十世代,断断续续听了他这么久,Finn始终还是我爱了很多年的那一个黄士勋。海边的卡夫卡已经变成一个音乐遗迹,但曾经在吧台里穿起围裙冲过咖啡的Finn,到现在还在坚持唱自己的歌,怎能不让人心存感激?"Something here inside cannot be denied."

…查看完整内容

Finn 黄士勋
Finn 黄士勋

写得好好,好感人,谢谢你!

…查看全部留言
王击凡

“一早醒来,感到巨大的焦虑”,人越长大,就越害怕这种时间在指缝之间悄然流逝的莫大空虚感。总是怀疑自己不够努力,明明已经用尽了力气,却还是不断被推倒重来,感觉就像是被“丢进水里”一样无助。人生或许没有太多次可以任性重来的机会,像新年、元旦、除夕这样一年之交的节日,是时间换了一种方式提醒我们,要珍惜每个不会重来的当下。而缓解焦虑爆炸的方法,是听像秋口这样的音乐人唱歌,她唱出了我们的心声,那些焦虑与恐惧,也因而得到了疗愈。既然不管怎么努力,都还是很焦虑,索性就坦然接受,把心事写成歌——不善言辞、只好写歌秋口说,她的个人创作,就像是摊开在桌上供人观赏。我欣赏像秋口这样诚实的创作者,她们总是如实地写出生活中的无奈与美好,音乐就是我的焦虑药。2023年的最后一天,祝福各位城市动物,在新的一年里,都能学会跟焦虑共存,成为更自洽的自己。

…查看完整内容
王击凡

香港音乐人Gordon Flanders,似乎是一个“慢半拍”的非典型Rapper(有些人是透过鹤The Crane而知道他的名字)。相比起说唱歌手戴金链穿名牌之类的外在型格,他更愿意把饶舌音乐的真正魂魄,悄无声息地融进自己的作品当中。他形容自己是一个戴着眼镜埋头苦干的创作者,他对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乐在其中,更在意的是能不能写出比以往更好的音乐。《慢半拍》虽然讲的是对婚姻的承诺,但做人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都需要诚实地面对自己,认真的爱你所爱,这样才能活得更像自己。让我们都向Gordon Flanders学习,做一个永远“慢半拍”的人,不轻易跟命运妥协,这样好像也挺不错的嘛。“好想再变半拍,慢节奏爱,不问世外”找到自己的生活节奏与步调,慢半拍也没有什么不好。

…查看完整内容

Gordon Flanders
Gordon Flanders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