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明

达人

分享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来自台湾的无妄合作社是一支风格粗犷浓烈的乐队,歌词充满阶级矛盾,劳动者被一纸合约蛊惑,用铿锵的姿态逃避生活的痛苦,槟榔大概已经嚼坏了两颗牙。强烈的起伏中,烟酒嗓配贝斯,汹涌的梦,淹没廉价的人。

喜欢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分享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还潮乐队的歌大多以宁波方言混杂英文,旋律简单轻快,歌词铺满了小市民的窃喜和挫败感:月湖公园穿校服骂人的女生、阿叔载过失足妇女的电瓶车……堪称宁波小机场。不抽烟,开可乐,用二十年前的少年心气,稀释男人四十的油腻。

喜欢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分享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Cicada的歌是可以听得出质地的,如其名“蝉”,光看字眼就能感受到只属于夏天的鸣噪。这支来自台湾的新古典后摇乐团,习惯把故事藏在大自然。《晨雾》改编自乐团首张EP中的《最后仍在一起》,情绪层层叠叠,勉强睁开眼的冬日,又忍不住在晨雾中睡去。

分享了一首歌曲

2 周前

美秀集团的歌里,到处都是小小江湖里的小小爱情,柔肠百结的潇洒台客,有趣又有爱。《细粒的目睭》来自美秀集团的第一张EP,意思是“小颗的眼睛”。这支台湾的低科技俗气独立乐队,有时会刻意模仿八十年代的激昂唱腔,歌词直白骚气,透露俗世的伤感。今夜海风遐尔大,毋知未来,是艰苦抑是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