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为什么要搓手

专辑 单曲
分类 Pop
发布 2018 年 5 月 1 日
播放次数

0


喜欢

0


转贴

0


街声成就
  • 达人首选
  • 编辑推荐

播放

苍蝇为什么要搓手

词:李盆
曲:表情银行
编曲:表情银行
录音:通通
混音:通通
母带:马力 Apple Mars Studio

他们冷吗
他们不冷
他们内向
他们局促
他们初次见面手足无措
只好一直搓着手
一直搓着手
一直搓着手

说点什么吗
说点什么吧
说点什么呢
说点什么啊

转身离去是种解脱
世事无常命运坎坷
此时孤单就永远孤单
此时错过就永远错过

鸭腿饭上来又下去
猪脑汤热了又凉了
直到太阳落山沙小打烊
有风吹过一片沉默

如果此刻聊起天气就只能永远聊天气
如果此刻聊起童年就只能永远聊童年

然而天气又不是爱
童年也不是爱
聊了又怎样呢
聊了又怎样呢

转身离去是种解脱
世事无常命运坎坷
此时孤单就永远孤单
此时错过就永远错过

「究竟是什么样的光,令我们在黎明前发狂?」

一首新歌

今天,表情银行乐队的全新单曲《苍蝇为什么要搓手》上线了。

这是首不太正常的歌。有趣但复杂,内部有不少矛盾,好像一场小型互搏。
旋律快乐到有点甜腻,让人怀疑这跟以前的表情银行是不是同个主唱;
和声写得却不怎么甜,反而游移不定,模棱两可;
鼓很冲,干燥龟裂,连续爆炸;
最莫名其妙的是中部该来一段solo的部分,是一男一女在尴尬地聊天。
歌整体还是带着表情银行一直以来氤氲暧昧的感觉,而内里却暗流涌动,还藏了些闪著光的噼里啪啦的东西。

听完觉得有趣,却不仅仅是有趣。好像是一种有立体感的情绪。

一个知乎回答

苍蝇为什么要搓手?这个问题在知乎上有几百个关注,几十个回答。有人说是为了清洁味觉器官,有人说是「我要开动了」的意思,有人说是在把护手霜抹均匀点,有人说是在跳sorry sorry。

而有个叫李盆的在2014年说,苍蝇搓手是因为有点内向有点局促,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吗?
说点什么吧。
说点什么呢?
说点什么啊。」

2017年,表情银行乐队的主唱思雨从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中感受到了空间与能量,于是把它写成了一首歌。

3D的有趣

表情银行以前叫16mins,去年他们改了「表情银行」这个名字,灵感来源于郑渊洁《魔方大厦》里储存人类情感的银行。
这个名字就是他们给自己选的方向,把多种多样的情感储存在这个银行里。
因为他们不相信扁平的情感,扁平的快乐或悲伤对他们来说都不真实。
所以今年要陆续发行的新歌们都会有立体的情感空间。

这首《苍蝇为什么要搓手》的歌词总体是有趣的,但还可以读到一点兴奋、一点纠结、一点局促、一点丧、一点尴尬、一丝娇羞,等等。表情银行花了很长时间用各种音乐元素找这些情感。
这首歌前前后后改了9版,跟随乐队走过了将近半年的漫长路程。
刚开始编出了一种小小的轻松愉悦的感觉,但是不对。
后来又编出了一种颓丧的、tripop的感觉,还是不对。

音乐有太多的元素是表达的通道,旋律、节奏、和声、各个乐器的音色、哪怕演奏时手指的微弱的轻重缓急变化,都与表达息息相关。
这些可能性超过了宇宙中星系的数量,要准确地选择你要的元素,就好像是从宇宙中挑星星一样。
几乎没人做得出能准确表达初衷的歌。毕竟人类的感情那么复杂,而音乐表达的可能性又是宇宙级的。
但表情银行是支非常热衷于大海捞针式寻找与尝试的乐队。他们享受这种「自我折磨」,乐此不疲。
不敢说这首歌是有多么准确,但表情银行总归是尽力了,自认为初步表达出了这种3D的有趣。
即使歌已经录完发完,他们也会继续通过排练、演出等各种方式继续寻找和尝试下去,为了那个最准确的表达,永无止尽。

标题引自伊格纳蒂夫《以撒―伯林的一生》

主唱思雨谈与词作者李盆的合作

很多人可能是先在知乎上看到李盆写的东西,受到极大的震撼,再认识他这个人。我不一样,我是先亲眼看到了这个人,才看到他写的东西,再受到极大的震撼。

太会写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看到他写的《苍蝇为什么要搓手》,真是相见恨晚。我看到知乎答案下面真的有不少人在吆喝快把这篇写成歌。李盆自己也说之前确实有人跟他提过写歌的事儿,但是都流产了。

好!我来!

我跟李盆约词,他没犹豫。我说词可能要稍作修改,他也没犹豫。合作无比顺利。李盆也是第一次跟音乐人合作。后来出了小样我发给李盆听,问他什么感觉,他说:「搓手!感觉上电视了。」

经过半年多的推敲琢磨,《苍蝇为什么要搓手》写完编完了。中间有个段落我们想补点东西进去,但补什么声音都不对。有天忽然灵机一动,干嘛不让李盆自己来聊一段放在歌里呢!词作者自己在歌里说话,就好像在歌的内部开辟了另一个平行时空,不管说的内容是什么都已经足够有趣了。一跟李盆提这个想法,他又没犹豫。

于是我们在家里架好麦克风,泡好茶,桌上摆好桃酥地瓜片,把李盆和另一位我们合作的词人韦坤劼约来家里,让他们随意聊一段天。其中有段即兴表演,那种微妙的尴尬气氛棒极了。现在你们可以在歌里听到这段了。

想来想去,能跟李盆认识与顺利合作,可能因为我们乐队的整体气质、李盆这个人的气质还有《苍蝇》这首歌的气质是有相似之处的。那天聊的过程中,大家谈到了互相的性格特点,李盆说他这个人是「向内爆炸」的。

然后他就指著为了《苍蝇为什么要搓手》早已把自己炸得粉碎的通通(我们乐队的制作人)说:「你肯定也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