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人首选


全部播放

阿水

音乐达人

一首歌一条旅途,《寻找山神》是一条少年郎寻仙之旅,段落丰富,童稚雀跃。用Siri的语气翻译山神的告诫使它免于平庸。少年郎总是苦闷,得不到神仙宝典,至少要有一点幽默。这样山是浅山,水是薄水,也不枉机车突突跋涉一趟。

阿水

音乐达人

加班是温水煮青蛙,彩虹合唱团和新东方员工的反抗方式比较大众,戏谑俏皮抖机灵,不至于丢了工作懊恼不已。老破麻的方式很刚烈,主唱的极端嗓把每句话都唱得清清楚楚。“我操/原来断肠人正要骑车赶着回家”,声音里带风,一幅小伙子怒吼着骑车飞过的画面漫画般夸张,希望得到共鸣的戏剧性里有恰如其分的中二骄傲。

阿水

音乐达人

David Chen和钟玉凤做过金玉之声、火星四溅的合作,这一湾多年前的流水之作却多静谧。David Chen合着玉凤的主题旋律哼唱,吉他、手风琴和人声全然和谐,漂浮在码头稍微浑浊的水上。这首歌没有边界,绵延不绝,只有海面永恒的起伏和非死不会停止的愁绪。

阿水

音乐达人

月光在树影下跳动,池塘里有星光。琴声勾勒出的这幅景象里,以莉·高露在唱遗憾。她的声音太好听了,以致已不觉遗憾。望着两块陆地错身又渐远,对从不停止变化的人生又升起希望。

阿水

音乐达人

第一遍听只觉得标准,亚洲人能同时唱好极端嗓和清嗓的不多见。第二遍快速过境,哇每件乐器的表现欲都如此强烈,是台热闹好戏。第三遍听到清凉,一条闪光的电吉他线连接各段落,狂暴中一眼清泉,就像人群里一颗猪头,醒。

阿水

音乐达人

《摩耶》不用说话,乐队头像的用色类似做法事的黄色纸张,线描古典美人围绕手持法器的喇嘛打扮男子,神秘地唤你点开音频。 果然有宗教音乐的肃穆。隆隆的鼓在空旷的土地上蜿蜒行向远方。合成器的帷帐随风起伏,可窥见的世界时隐时现。看介绍是一支散漫的上海乐队,风格多样。定力足,成熟到即兴中无任何多余表达。

阿水

音乐达人

他是想用音乐重现大海吧。大鼓连绵不绝的震动神似海的脉搏,且是夜晚的海,水面上有粼粼波光。规律的潮汐使人入定,线性乐器像飞鱼壮丽过境,此起彼伏但仍是一个整体。 有关沉浮、流浪和希望的歌有无数人唱过,还将被无数人继续吟唱。但我喜欢这歌里的“掖网 掠梦 无闲 无煞”这几个字。它给人的想象空间很阔大。

阿水

音乐达人

关于时代的牢骚听太多,缓步涉水沉入水底的意象却迷人。 写这首歌的时候,他们是否想到龙宫的故事,特意在器乐汹涌的间歇用轻盈音符拟作浮上水面的泡泡? 旋律有点熟悉,一丝草东的影子?都是台湾青年面对大海的呐喊,热带岛屿的宽阔和青春一代代错觉永恒。

阿水

音乐达人

用单簧管、低音单簧管和吉他做配器,春雨落兰叶,春面是支特别的乐队。 我喜欢啊乔的歌声,叹息、迷惘、喉头收紧的坚韧和如风的自由都诚挚。 失去恋人,得到自由,“我喝落去你又喝一杯”。静谧中皮影戏在上演,悲欢落在墙上薄了身影。 克制,爆发才更具戏剧性。效果器的嘶鸣扭曲空气,高音的晕眩感中,眼前一片暗红。

阿水

音乐达人

春节听到这首歌,与年年此时复归孩童的心境很吻合了。 大人才会喊我们吃绿叶菜,童年时才会满脑子飞过道道肉菜。 金承志对八零后一代童年的执念,在口音迥异的念白中勾勒出共同回忆。 婉转、悱恻、高潮像游戏一场,大家激情四射地把“肉”字唱得如油星般耀眼。其它所有,都是水淋淋的叶菜下油锅那一瞬间腾起的白烟。

阿水

音乐达人

主唱的英语口音像烂糊面一样疲软。电吉他兢兢业业往更高的领空爬升,盘桓在高音区时仿佛向拥有华丽唱腔的老主唱们致敬。天问都幼稚,天真的人才关心雨滴和灵魂。暴烈又不够暴烈,深邃也不够深邃。是书呆子在唱歌,但好像听到了诚挚的东西。

阿水

音乐达人

走国际路线的Higher Brothers面朝西方,《Open It Up》像是《WeChat》的续篇本来没什么稀奇。但是听到单曲的今天,Bing消失了。用回丑恶百度的时候,“我存在/对你来说就是种伤害”化作背景音在日历上留下脚注。再张狂一点好了,在诗情画意无济于事的时候。

阿水

音乐达人

前奏起就听到五条人的影子。气质上都是湿润的电吉他舔咸湿海风,节奏一浪滚一浪,但Wabi Sabi更温润含蓄,每一句上翘的尾音都透着日本演歌的影子。似有若无的电子音像海平面上掠过的水鸟,换成口哨该也很好。

阿水

音乐达人

如果整首歌都是开头那个手鼓,我也非常受用。但节奏和旋律只是魔术师的神奇手杖,叶尔波利用这根手杖把云雀变作不同形态抛向长空,哈萨克民谣、歌舞厅的年代歌曲与前卫音乐极具律动的段落轮番出场,在第三段指速惊人的推进中达到回旋舞般的忘我境界。饮下这碗醇酒,令末段的吟唱甘美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