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人首选


全部播放

七仔

音乐达人

哇!这好像是第一次在民谣乐队中听到传统乐器“中阮”。黎可辰说的是黎明可见星辰的时刻,是星月同辉初露朝阳的暧昧与模糊,就像清冷的中阮与温暖的吉他,两种弦乐器琴瑟和鸣,东西方、古典和流行没有清晰的界定。不擅长在内地音乐平台宣传自己的他们,不应如此沉默,这绝对是一支值得被更多内地乐迷听到的迷人乐队。

七仔

音乐达人

没想到竟然在街声听到了巴赖。金曲奖最佳原住民歌手的头衔,好像也没能让他更高调一些。身为台湾原住民的他,从不吝啬为这片美丽的土地呐喊歌唱。无论是这首国语歌词的《在这土地上》,还是其他大量台湾原住民语言的歌曲,巴赖的声音和词曲,总是给人一种超乎他年龄的古老感,一如承载了亿万年记忆的土地与海洋。

七仔

音乐达人

从八十年代末发掘赵传、张雨生,重新定义台湾音乐的雅马哈热门音乐大赛,直到今天依然坚持挖掘新鲜的音乐人面孔。来自台中的椅子乐团,也曾荣获热音赛最佳作词奖。明明杂糅了许多复古元素,但他们的音乐却有令人惊奇的新鲜感。四种不同的语言与曲风的交融,就像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集复古、浪漫、搞怪、迷幻于一身。

七仔

音乐达人

过去的一周,从天灾到人祸,相信每个人都又一次深刻地为这个世界的肮脏而难过。偶然听到这支今年2月才初露头角的河南独立乐队,他们的音乐恰如其分,就像女主唱的声线,既有天问的勇敢,又充斥着徒劳的无力感。他们是生活里陪你把酒言欢,陪你借酒浇愁的“老表”,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至少要把它们唱出来,给你慰藉。

七仔

音乐达人

来自台南的铁击乐队,曲风涵盖Rock , Grunge , R&B,中文与英文歌词各成段落,让旋律与刚毅的唱词都化作一声一声铁击。老实说,从曲风到主唱唱腔,硬得一点儿也不“台湾”,差点让人以为是哪支来自北方的乐队。铁击就像是充满孩子气的大人,以歌词当剑,用旋律当盾,唱出深夜的独舞,和内心荒唐的奇想。

七仔

音乐达人

对许书豪的第一印象,还是他的沙哑高音,与萧敬腾有几分相似。和萧敬腾同年同月出生的他,包揽了自己所有作品的词曲,甚至乐器演奏。虽然未能揽下今年的金曲奖奖杯,但入围对他已是极大的肯定。在这个全能型青年歌手断层的时代,听到这样一位擅长Funk、R&B、Fusion等各式曲风的音乐人,实在难得。

七仔

音乐达人

周日的艳阳下,明明不错的心情,却被卢凯彤离开的消息一扫而空。去年金曲奖上勇敢出柜的消息仿佛还只是昨天。转眼,唱过《廿九岁的遗书》的她还是败给了十三岁起就开始折磨她的情绪病。这个夏天,她就这样不辞而别,流浪到另一个彼岸。愿寒冷月光阴影下的人越来越少,愿你我都能找到生活的勇敢。RIP, Ellen

七仔

音乐达人

初听雾虹,一定会被女主唱刘怀君与王菲格外相似的声线所吸引。当然,他们并没有模仿王菲,而是在声色迷离之间,讲述每个人灵魂深处“突如其来的忧郁”。同样是唱和都市生活的独立摇滚乐队,雾虹的音乐并不着重于表达太多具象的生活画面,这首《突如起来的忧郁》,是独处时光里,失眠午夜里,与心中乌云对话的记录。

七仔

音乐达人

听了很久的城市民谣,今天早晨猛地被沙棘草的冬不拉击中。虽然成立于南京,但这支十人编制的巨型民谣乐队,演唱的却是主唱阿兰眼中的新疆山水。这首《晚秋》,是沙棘草在专辑《尼格》中耗费最长时间制作完成的歌曲,轻快但暗藏悲伤的旋律,在小号、吉他与和声中,你我仿佛身处草原,在艳阳的拥抱下孤单起舞。

七仔

音乐达人

台北,亚热带季风气候,雨国,便取自亚热带多雨潮湿的特性。深受Joy Division和Dream-pop影响的这支双人乐队,将主唱声线词曲吉他效果器,三力合一,把“少即是多”发挥到极致,是迷幻冷冽之下的温暖包围。不同于大学生新生代的音乐摸索,而是在与金曲歌后艾怡良等人合作后,再进行的成熟自我表达。

七仔

音乐达人

“宇宙”,似乎一直是白日密语所要表达的“密语”。这支来自四川音乐学院的年轻乐队,自由游弋于英伦摇滚、Shoegaze、Electropop及Indie、 Alternative Rock等风格里。最终,他们选择以浪漫唯美电气化的音乐语言,不动声色地诉说每一段,深夜盘旋于他们脑海中的旋律

七仔

音乐达人

最近正忙着期末考试的台湾乐团迷雾小镇,曲风就像所有在校生的明天一样,充满着迷雾般的不确定性。歌曲,是音乐人的日记,是年龄与经历的侧写,迷雾小镇就像脆弱少女组、甜约翰的“前传”:同是混乱世界里,追寻着罗马的人。而他们的表达从激昂爆发转型到捉摸不定,显得更加青涩而朦胧,也让人更盼望着听到他们的成长。

七仔

音乐达人

乍一听郑兴的音乐,一时分不清他究竟来自内地还是台湾。这位旅居台湾三年的江苏男孩,自认是“城市民谣练习生”。而这位“练习生”才发行首张专辑《忽然有一天,我离开了台北》,便入围了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他的音乐不繁复亦不华丽,却能带你从台北到北京再到扬州,用音乐描述城市的雨、雪与声声慢,深邃而绵长。

七仔

音乐达人

城市生活早已成为两岸三地独立乐团的主题,“乡愁”似乎还很遥远。但这支来自台艺大的乐团,却回身寻找客家文化的“根”。歌曲以天真无邪的童谣、年轻老师温柔的声音开场,随后是百年老屋的内心独白:“尽管人去楼空,我却仍在这里,静候故人归。” 没有台湾民谣传统的温婉,而是用坚毅的女声,唱尽老屋百年的风雨飘摇。

七仔

音乐达人

前阵子台湾摇滚歌手信在网络上大力推荐了南瓜妮歌迷俱乐部。他们的音乐,有伫立高楼下孤独的年轻背影,有欲望都市里期待被爱的疏离身姿。除了这些台湾独立音乐最真切的灵魂共鸣之外,我们还能看到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莎宾娜和科幻电影《银翼杀手》里的瑞秋重叠交融后,映衬出的关于我们自己的哀伤影像。

七仔

音乐达人

这群台湾成功大学的理工男,平日是以代码为生的“码农”。去年底才发行首张专辑,却在短短几个月内晋身为“连张惠妹都去了签唱会”的当红乐团。他们的名字“甜约翰”,正是普普众生的代号,是大都市里每一个“最不独特的人”的样子——既在酒绿灯红中,又疏离于外,既保持着生活的“安全范围”,又偶尔冲动,最终常有落差。

七仔

音乐达人

没想到,这支由四位香港青年组成的独立乐团,竟把读书时代最恐怖的数学和化学音乐化了。奇数、偶数拍堆叠排列的math rock,在脱离人声束缚后,乱中有序地用器乐营构出每个人的盗梦空间。更有趣的是,《化学》光碟里,只有一曲长达29分钟的音轨。因为他们认为"每一首歌则是章节,将其拼合起来才能成为一个整体。

七仔

音乐达人

这支民谣团体,由两位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90后女生组成。她们翻唱过宋冬野的《斑马斑马》,还与钟立风合作了新歌《远去的飞鸟》。她们鲜活奇趣的音色,精致但不矫情的词曲风格,超越了“文艺小清新”的简单界定。《爱你就像爱生命》把王小波的情书、杂文、时代三部曲杂糅在一起,用旋律写下小波迷们才懂的接头暗号。

七仔

音乐达人

来自台湾的“脆弱少女组”,诞生于2015年一个慌张的夜晚。 “荒谬”、“脆弱”、“难过”不足以囊括他们的音乐内核。EP主打歌《梦想少女》,没那么多自怨自艾,反倒用轻快的旋律勾勒出你我在硕大无朋城市里努力呼吸的倒影。这份一针见血的洞察力,让音乐变成了共情的日记。这大概就是他们巡演北京站售罄爆满的原因吧